明月中文 > 女生小說 > 長樂歌 > 章節正文

上一頁 | 長樂歌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第五百零九章 新閥主露面

    從周代開始,每逢歲首,都會舉行最高規格的大朝會。在正月初一這天,公卿貴族、文武百官,乃至藩屬各國使節,都要進宮向天子朝賀。

    因此天還不亮,剛剛守完歲的大玄官員們,便拖著疲憊的身體,穿上簇新朝服,乘上各自的車馬,從四面八方朝紫微宮絡繹而來。

    這會兒還沒到卯時,紫微宮大門緊閉,應天門外廣場上,便已經三五一堆的聚集了好些官員。他們打著哈欠,互相拜年問安,嘻嘻哈哈的談笑風生,要比平日上朝時輕松太多。

    畢竟今天是大年初一,負責糾察百官的御史們也會難得,睜一眼閉一眼。

    “聽說了嗎?”一個紅袍官員戴著貂皮的耳包子,雙手攏在袖中,一邊跺腳一邊對眾人道:“昨天陸閥有大事發生。”

    “誰沒聽見?那鐘敲的山響,還以為陸閥要跟誰干仗呢。”旁邊一個官員沒戴耳包子,便用披風遮住耳朵,縮頭縮腦道:“沒想到,居然是要舉行傳位大典。”

    “啊?”這些官員都不是士族出身,消息自然不大靈通。大眼瞪小眼的問道:“老司徒把位子傳給誰了?陸修還是陸俠?”

    “都不是,是陸信。”紅袍官員道。

    “啊,為什么是他?”但凡不知情的官員,都被這消息驚呆了。

    “你們不知道了吧,他現在已經是天階大宗師了。”紅袍官員得意洋洋,仿佛與有榮焉一般。“陸閥上下昨天好一個慶賀,老司徒當即就把閥主之位傳給了他。”

    “嚇,這真是太匪夷所思了。”要說大玄朝,過去一年哪個官員的名頭最響亮,自然非火箭般躥升,又流星般隕落的陸信莫屬了。“他去年開年,還是個郡尉,這到了年根下,就搖身一變,成了一閥之主了。古往今來,有躥得這么快的嗎?”

    “是啊,都以為他得罪了老太師,至少是前途暗淡了。”官員們提起陸信來,也是無不由衷贊嘆。“沒想到人家居然東方不亮西方亮,靠真本事當上了一閥之主,這下老太師沒法再打壓他了吧。”

    “那是當然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啊。所有的閥主都是位極人臣的公爵,從官職到爵位,一樣也少不了他的。”官員們嘖嘖有聲,羨慕的口水直流。

    “不可能的。”紅袍官員嘆了口氣道:“老太師吃了悶虧,豈能善罷甘休,今天早朝怎么也得卡他一卡,不會讓陸信痛快的。”

    正說話間,便聽一聲響鞭傳來,百官趕忙止住話頭,紛紛讓出一條車道,在路邊躬身迎接各位閥主和左老公公的車駕。

    一輛輛懸掛著各閥族徽的馬車緩緩停在紫微宮門前,各閥隨車的執事跳下車來,將錦墩放置于車門前,然后才打開車門,攙扶著自家閥主下車。最后一輛車上,林朝也扶著左延慶下來了。

    陸閥這輛車上,下來的卻是陸尚和陸信二人。

    “恭迎諸位公爺,恭迎左老公公,給老人家拜年了。”百官齊刷刷跪倒,給八位開國元勛拜年。

    “呵呵,都起來吧。”夏侯霸強顏歡笑道:“待會兒下了朝,都到中書省領一份利是去。”

    “多謝老太師。”百官笑著起身,便開始列班排位,準備上朝了。

    八位巨擘連著陸信,一起往朝班最前頭走去。按說,陸信的官職是三品侍郎,這樣公侯滿堂的日子,他要排在大靠后的位置才對。但他現在已經是一閥之主了,那就不能屈居人后,必須要跟其余幾位并駕齊驅才行。

    九人在班首站定后,夏侯霸瞥一眼陸信,冷冷一笑道:“陸侍郎,這不是你站的地方吧?”

    雖然暫時不準備對付陸閥,但夏侯霸絕對不會讓陸信父子好過了。

    “老太師站得,本座就站得。”陸信現在是堂堂一閥之主,自然不能示弱。

    “一派胡言,老夫們能站著,憑的是我們乃當朝一品,開國公爵。你區區一個三品侍郎,憑什么與我等并立?”

    “憑我是天階大宗師,更是堂堂一閥之主。”陸信淡淡一笑,昂然道:“莫非老太師覺得,閥主之位要矮上公爵一頭?”

    “哼……”夏侯霸身為一閥之主,當然不能說,閥主不如公爵這樣的話了。

    “哎,大過年的,一團和氣,一團和氣嘛。”左延慶笑瞇瞇的勸和一句,這時城頭又敲響了景陽鐘,夏侯霸也就就坡下驢,不再理會陸信了。

    。

    應天門敞開時,紫微宮中從應天門到建元殿前,已經有金甲衛士整齊列隊,羽林衛陳設鹵簿儀仗,教坊司陳列大樂,禮儀司陳列諸國文書、賀表、貢物了。

    待百官在夏侯霸率領下,來到建元殿前列班,便聽響鞭三聲,群臣肅穆。韶樂聲中,初始帝升座金臺帷幄,接受百官朝賀。

    行禮如儀后,皇帝命眾卿起身,杜晦便領著宮人們,將御賜的春酒分于百官。

    百官謝恩吃酒后,初始帝忽然像發現什么似的,明知故問道:“咦,怎么今天首排上多了一位?”

    “正要稟報陛下。”陸尚趕忙將酒爵遞給一旁的宮人,出班躬身稟報道:“昨日,寒家已舉行傳位儀式,老臣正式將家主一職交給了陸信。臣老矣,請乞骸骨,將朝廷的擔子也一并交給新任家主。”

    “哦,原來如此。想起了,昨天聽你們稟報過了。”初始帝佯嗔道:“不過寡人得說你們兩句,這么大的喜事兒,為何提前不知會寡人一聲,寡人也好攜諸位閥主一起觀禮道賀啊。”

    “正值除夕,不便叨擾陛下和諸位公爺。”陸尚恭聲答道:“這不過是寒家的小事而已……”

    “唉,老司徒此言差矣。陸閥是與先帝歃血為盟的八大家之一,為我大玄定鼎立下了不世之功。”初始帝要抬舉陸信,自然不吝溢美之詞道:“大玄立國后,陸閥的子弟又為治理國家殫精極慮,真可謂國之股肱,架海金梁啊。”

    這話在夏侯霸聽來,自然格外刺耳,他冷笑聽著,心中打定了主意,非得讓這對君臣都鬧個灰頭土臉不可。

    長樂歌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長樂歌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長樂歌》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長樂歌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長樂歌》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三肖中特马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