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歷史軍事 > 七海揚明 > 章節正文

上一頁 | 七海揚明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章十九 甘肅

    赫赫始祖,吾華肇造;胄衍祀綿,岳峨河浩。

    聰明睿智,光被遐荒;建此偉業,雄立東方。

    世變滄桑,中更蹉跌;越數千年,夷狄蔑德。

    ......

    (祭黃帝文,自古便有,歷朝歷代,皇帝、宗王和仁人志士都文字流傳,作者君查了許多,還是本朝太祖最合心意,但也只是借用了一部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百度一下。)

    李明勛誦讀之聲,響徹黃帝陵,慷慨之聲在山間回蕩,山間鳥蟲靜謐不聲,松柏依依應和,洛水濤濤而過,山天蒼茫雄渾,身處其中之人,心緒都有悲愴。

    想炎黃千年雄烈,才有后輩中華兒女安居所在,思先祖百代德行,才有中華文明源遠流長,身為后世之人,卻不曾想失地陷土,文明淪喪,不肖子孫在滿清面前,山河破碎,滿地腥膻,泱泱中華,剃發易服,衣冠竟毀,如今到先祖黃帝面前,中華兒女,無不淚灑當場。

    祭文宣讀完畢,李明勛跪在祭壇之上,高聲說道:“朱明不肖,才有胡塵遮天,衣冠盡毀,韃虜篡位,我為奴仆。明勛不才,效力中華,二十余年,經武整軍,才得光復,山河重塑,文明永存,特告始祖,安慰英靈!

    今在先祖英靈,明勛立誓,謹以至誠,終吾一生,勵精圖治,奮發圖強,團結天下,衛國安民,再創華夏輝煌!”

    說著,李明勛拔出佩劍,劃破掌心,潑灑酒杯之中,繼而向二尊位敬酒,隨即奏樂再起,眾人行獻禮,這時,李明勛才是走到祭壇前,把里面用于祭祀的肉分開,交由近衛軍軍官們吃下,此乃飲受福胙。

    而司禮官則送神后,進行望燎儀式,李明勛移至祭壇西南,觀看紙錢焚燒過程。

    至此,祭祀完畢,李明勛得歸中部,但也只是少停片刻,便是率軍南下關中了,大軍浩浩蕩蕩離開中華起源之地,進入華夏興盛之始地。

    李明勛從塞外南下,祭祀黃帝陵自然不是心血來潮,從政治角度講,這是為不遠的將來登臨帝位做準備,李明勛今日代表炎黃子孫領祭黃帝,那就是表明自己的獨一無二的地位,這對稱帝非常有必要,同時也通過這個儀式昭告天下,朱明是讓家國淪喪,衣冠盡毀的不肖子孫,而自己則恰巧相反,是光復者,也應該是先祖的繼承者。

    當然,也是為了滌清一些由滿清和朱明共同制造和傳播的謊言,畢竟在合眾國與其對抗的過程中,這二者都是污蔑李明勛是南洋土人而非華夏苗裔。對付這種謊言,與其去解釋,不如用祭祀黃帝陵的方式,來不容置疑的向天下人宣告,我李明勛是正統的華夏后裔,純正的炎黃子孫。

    而從更為宏觀角度上來講,這也是李明勛向天下人表明炎黃子孫和未來的中華帝國最為正統的信仰,那就是先祖崇拜。一般來說,歷朝歷代皇帝在太廟祭祀自家先祖就說明了這一切,可關鍵是李明勛是穿越來的,在這個時空根本沒有家人,即便是后來稱帝向上追封先祖,也多半是生搬硬造了幾個不存在的人。

    畢竟這是一個愚昧而迷信的時代,在世界的各個角落,上帝的狼犬正在橫掃四方,而在亞歐大陸中央,安拉的后裔也擴張到了中華的始祖之地,綿延幾千年的先祖崇拜,雖然給了佛教、道教乃至儒教生根發芽的土壤,但在簡單粗暴的一神教面前仍然不夠強硬。

    李明勛沒有辦法制造,或者改造一種宗教用于和兩大宗教對抗,但是必須給進入中華文明圈的所有宗教上一個枷鎖,那就是所有不允許拜祭先祖的宗教,都不允許存在。祭祀黃帝陵只是一個開始,未來還會層層加碼。

    李明勛知道,過度的先祖崇拜同樣屬于迷信,但那是幾百年以后的事情了,至少到了更偽明的時代,這會慢慢轉變為民族文化,通過增強民族凝聚力的方式促進民族的發展,而不是像宗教一樣,阻礙發展和進步,在這個時代,宣揚科學總是沒有宣傳先祖崇拜簡單實用。

    李明勛一路南下,直趨西安,沿途除了少量團練武裝騷擾,倒也順利進城,只是西安城已經遭到了焚毀,平西藩兵臨走之前,把這里搶掠一空,西安幾近空城了,李明勛抵達本地后,各類牛鬼蛇神便是找了上來,想要效忠的庶民地主,打聽收編的土賊頑寇,甚至有一些被平西藩肆意屠殺搶掠,想要報仇雪恨的本地士紳也靠了上來,然而,李明勛也只是接待了一個。

    “奴才佟延年叩見陛下!”四十多歲的佟延年跪在了李明勛面前,恭恭敬敬的磕頭。

    佟延年出身滿清漢軍正藍旗,卻是han'j-ia:n中的老資歷,其祖上在努爾哈赤尚未起兵便是與其眉來眼去,努爾哈赤起兵之后,佟家在撫順舉全家相投,而所謂滿洲之中早有佟佳氏這樣的漢人故舊,讓佟家在滿清一朝極為優榮,康熙時代,甚至有佟半朝的說法。

    原本佟延年也是佟家文武雙全之輩,滿清覆滅的時候,已經是甘肅巡撫,而他此刻前來,代表的不只是甘肅一省,還有部分殘存八旗。

    西安作為陜甘核心,老早就有駐防八旗,當然,順治朝只有左翼四旗,但因為合眾國的挑戰,西安駐防八旗的地位比原本歷史有過之而無不及,當滿清傾全國之力,在山東與合眾國決戰的時候,西安駐防八旗因為擔負著監視平西藩,穩定西北的作用,因此沒有抽調。

    偽明還都南京后,明清對立過一段時間,那時按照偽明三巨頭的政治分贓,陜甘為平西藩藩地,因此吳三桂待還都南京一開始,就突入漢中、關中,西安駐防八旗只不過三千余兵,如能能敵,就向甘肅靠攏,與掌握甘肅兵權的佟延年合兵一處,而吳三桂不想與其硬碰硬,以招撫為主,待明清結盟,西安駐防將軍趙步泰便和甘肅巡撫佟延年與吳三桂解除了對立狀態,但明清結盟很倉促,根本沒有劃定詳細的地盤,而趙步泰與佟延年又不是吳三桂的對手,便是妥協了,甘肅仍為滿清所有,但所收糧稅除卻養甘肅、八旗之兵,一概交由平西藩,二人在甘肅不可擴軍。

    “甘肅那邊如今到底屬于滿清還是朱明啊?”李明勛看了他剛剪掉豬尾巴的腦袋,隨口問道。

    佟延年說道:“名義上,奴才與趙步泰成了吳三桂藩將,實際上,我二人這般做也是受了布木布泰的授意。”

    “那個老妖婆把手都伸西北來了?”李明勛感覺不可置信,從京城到歸化,她可是被追了幾千里。

    佟延年老實說道:“早在山東戰場,陛下得勝開始,布木布泰就開始布局西北,當時其命令奴才二人向吳三桂假意服從,協助其與新朝對抗,暗地則是經營河西之地,秘密結好藏地和碩特人和西域葉爾羌汗國,若知新朝與藏地、西域各方有聯絡,就施以破壞舉措,為她在邊墻之外爭取時間。

    布木布泰說,山東之敗不過是一時受挫,只要康熙在草原扎下根,聯絡衛拉特、俄羅斯、葉爾羌和藏人,便可再現當年大漢與匈奴,李唐與突厥那般對峙格局,邊墻之外在手,大有可為。”

    “老妖婆,想的倒是挺美。”李明勛笑了笑,問道:“那你怎么找到我這里來,執意投誠,不效忠你家滿洲主子了?”

    佟延年聽了這話,再次跪在地上,求饒道:“陛下容稟,奴才雖然愚鈍,但好歹還是識時務的,布木布泰舌燦蓮花,縱然說破大天,奴才也不信她能實現那等野心啊。奴才知道佟家走錯了路,但奴才不想一條道走到黑,請陛下給奴才一條活路,奴才當牛做馬,也不敢對新朝再生二心!”

    “趙步泰呢,他怎么想?”李明勛問道。

    佟延年低聲說道:“趙步泰雖說是滿洲真夷,但與奴才一樣,看破了時局,認定新朝也是要坐定天下的,只是他聽聞滿洲三王因投誠得重賞實封,所以心中也有些計量,但投誠是肯定要投的。”

    李明勛頗為有些無奈,這些家伙,來投誠的一個個低三下四無欲無求,有要求都是自己盟友提的,都想賣了盟友下屬換富貴,當真是窮途末路了。

    “甘肅的兵馬,你二人說了算么?我這邊若是收納你們,不會是,你與趙步泰一個心思,底下人還有其他心思吧。”李明勛淡淡問道。

    佟延年連忙解釋:“陛下可能不知道駐防八旗雖然能帶家屬,但布木布泰安排的時候,佐領以上的軍官家屬都是安置在了京城之中,我等派人打聽了,說是濟度投誠之后,八旗軍官的家屬多半被籍為奴隸,如今人心惶惶,都怕甘肅出點什么事兒,新朝把將領們的家人誅滅了,因此人人都想歸附新朝呀。

    奴才來之前,也與諸將商議這件事,有幾個死硬分子搗亂不從,被趙步泰打殺了,如今甘肅駐軍上下,都翹首等待新朝使者,等待歸附。”

    李明勛心想,甘肅本就是軍鎮繁多之地,紳權很弱,當地多是前明衛所和滿清綠營演變來的豪強,若是把這些人都遷移走,甘肅倒是比內地紳權重的地方容易接管,甘肅歸治,也好早日屯田練兵,畢竟布木布泰這老妖婆有了聯絡西域各方的打算,不得不防。

    “你也知道,合眾國招撫滿清,從來是關外安置,甘肅雖是邊疆,但也非滿洲故地,你們是否肯遷徙吉林綏靖區,哦也就是原先的赫圖阿拉左近?”李明勛思索一會,直接問道,見佟延年猶豫,李明勛又說:“當然,爾等若是愿意,也是有封賞的,你與趙步泰至少也可落得一旗之主的位置,與滿達海等滿洲三王并列。”

    “愿意,愿意,奴才與趙步泰都是愿意的。”這下佟延年比誰答復的都快,顯然方才猶豫也只是怕得不到實封。

    李明勛問:“你二人在甘肅有多少兵馬?前些時日,吳三桂派遣夏國相來我這里耀武揚威,說在河西尚有兵馬五萬。”

    佟延年連忙說道:“那不過是吳三桂狂犬吠日之言,實際上,甘肅的綠營這些年一直被抽調,剩下的多是老弱病殘,除卻西安駐防八旗三千余兵,萬余家屬之外,奴才為了對付吳三桂,搜羅了甘肅、延綏、固原等綠營軍鎮,也不過得到一萬余兵,這些人中,良莠不齊,也就奴才所掌的巡撫標營那兩千人能打一些,實際可戰之兵不過五千之數罷了。”

    李明勛微微點頭,坐在了桌案之后,略微一想,說道:“八旗兵馬和家屬都要遷移的,但想你佟延年也是有功,這些人在甘肅為巡撫,定然有不少人追隨,也許你一千五百戶名額,愿意隨你的,這次一起辦了吧,來,地圖拿來。”

    侍從官連忙展開地圖,李明勛眼睛盯在關外瀏覽起來,那里除了遼東和永寧兩省,且還建立了吉林和黑龍江兩個一級綏靖區,齊齊哈爾和寧古塔兩個二級綏靖區,寧古塔綏靖區附屬于吉林,齊齊哈爾附屬于黑龍江。

    廣袤的白山黑水之間標注了各類名字,都是已經歸附的各旗,黑龍江和附屬的齊齊哈哈綏靖區主要是早些年便歸附的那些外藩和從遙遠的西伯利亞遷徙來的野人部落,經過了二十多年堅持不懈的移民和流放,永寧已經擁有兩百多萬人口,即便是缺人,獎勵生育和遷徙人口也比到野林子里抓土著強的多,所以諸多外藩和附屬部落加入了綏靖區。

    而在吉林綏靖區主要是滿洲旗和部分蒙古旗,寧古塔附近則多了幾個朝鮮旗,都是因為朝鮮內亂而遷移來的。

    佟延年小心看著,發現吉林綏靖區涵蓋了邊墻之外的滿洲人發源地,但那里的標注的名字最多,至少比自己預料的多,如今的吉林綏靖區已經編列了滿洲左翼前中后三旗,右翼前中后三旗,旗丁除了沈陽和京城投誠的滿達海、濟度手下,就是岳樂麾下滿洲兵的親屬,但是因為有幾個蒙古旗存在,本就不大的綏靖區已經塞滿了。

    “從甘肅遷過去的,就駐在寧古塔吧,編列滿洲左中右三旗吧,你就做滿洲右翼旗的扎薩克吧。”李明勛給佟延年畫了一小片區域。

    佟延年道:“奴才是漢人,怎么編入了滿洲旗?”

    “滿洲人中也有不少佟佳氏吧,蒙古人更是不少,如今的滿洲各旗也是。”侍從官隨口解釋道,順便瞪了佟延年一眼。

    七海揚明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七海揚明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七海揚明》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七海揚明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七海揚明》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三肖中特马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