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其他類型 > 侯府嬌寵 > 章節正文

上一頁 | 侯府嬌寵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第861章 奪目綻放

    “外婆。”

    這時候,秦云舒見前堂右側入口,外婆和幾位誥命夫人一同走來,她立即上前攙扶。

    姜老夫人下午睡了一覺,此刻精神很好,反握住外孫女,輕輕拍著。

    “蘭夫人這壽辰,布置的很不錯,謝家子弟用心了。”

    特別是桌中央的大壽桃,反季果子,也不知哪來的。

    “的確用心了。”

    秦云舒輕聲應道,然后扶著外婆坐下,接過丫鬟遞來的披風。

    “縱然兩側有樹木遮擋,入夜風也不小,您披著。”

    說著,她又替姜老夫人拿了一個暖手爐,捧在身上,用膳時放在腿上。

    姜老夫人四處瞧著,每桌旁都放置暖爐,這里人又多,特別熱鬧。等會用膳,吃東西時,人的身子總是熱乎的。

    壓根就不冷,可她心里這樣想,面上卻點頭,“也好。”

    眾人等了約莫半刻,才見蘭夫人從主道走來,身側是兩位謝家最受重視的子弟。

    左側站著謝大人,他的身份,不必多說,在座許多閨秀,今晚留下,就是沖著他的。

    她們都知道,蘭夫人在謝大人心中,比謝老夫人的地位都要高些,等同母親的存在。

    博得蘭夫人歡欣,在謝大人那說上幾番,興許就留下很好的印象。

    而右側是謝小公子,以前風光正盛的人,然而調去偏縣,前不久才回來。

    “大家不必多禮,你們能來赴宴,更留下用膳,我甚是高興。”

    寂靜的前堂,話音格外清晰。

    “多虧謝家眾多孝順的晚輩,這壽辰,我很滿意。今日不僅有佳肴,更有歌舞戲曲,也有別具一格的煙火。”

    謝蘭眸中盡是溫馨暖笑,緊接著,她朝高臺拍手,三次落罷,陣陣鑼鼓瞬間傳來。

    不一會,只見十位身穿紅袍的男子,依次排列,腰掛佩劍身形高大。

    “還請了武坊!”

    若是蕭老夫人辦壽,依定北侯的性子,請武坊人士,她們能理解。

    可如今是蘭夫人,意味著什么?

    “聽說,謝大人和定北侯,在朝中分庭抗禮,很多時候意見不一致。”

    蘭夫人的壽辰,由謝大人全權負責,每一個高臺表演,都是他派人請來。

    “舞劍了!”

    “我記得寧河宴會,那時候定北侯還是一名校尉,他遵先帝令,高臺舞劍,那等身姿,嘖嘖。”

    眾多閨秀至今記憶猶新,也是那次,定北侯初次展露頭角。

    很多姑娘都被高臺敏捷的身姿,俊逸的臉龐吸引,可終究礙于他校尉的身份,沒有多留意。

    誰曾想,如今是高高在上的大將軍王,更封侯了!

    “秦家姑娘真是好福氣。”

    不知哪位閨秀低聲一語,話音中沒有嫉妒,只有深深的羨慕。

    話音落下,溢著笑意的女子聲傳來,卻令同桌的閨秀身子繃緊。

    “確實好福氣。”

    華裳笑著,在皎潔的月光下,顯得幾分森冷,又有幾分陰沉。

    能不好福氣嗎?不僅叫定北侯掛念,如今在謝大人那,還是心頭寶呢!

    不知在場眾人知曉,是何表情?

    宴席已經開始,眾多奴仆端著托盤井然有序進入,每個人手中端著一道菜,恭敬的放在桌上。

    秦云舒從小到現在,參加的宴會,實在太多。

    這些菜肴對她來說,尋常宴請必備,大多雷同。

    她緩緩吃著,時而替外婆夾菜,一炷香后,她停了筷子,喝著芙蓉湯。

    這湯有很多種做法,她最喜歡清淡的,說白了,蔬菜蛋湯,放點胡蘿卜丁。

    謝運之視線一掠而過,這道菜,專門替她準備,滿座菜肴,只有幾樣味道重些,其余都是清淡營養為主。

    她的口味如此,希望她多吃些罷了。

    “這菜,味道也太淡了。”

    另外幾桌,幾位夫人下不了筷子,只對著味道重的吃了好多。

    她們素來喜辣和咸,這次,鐵定吃不飽了。

    “別多說,皇后在,身懷龍嗣,肯定吃清淡的,定是皇上的命令。”

    年長的誥命夫人閱歷深,立即出聲阻止。

    此話一出,沒人敢吭聲。

    而這時,武坊和歌舞都已結束,戲班子上臺。

    是一出令人捧腹大笑的故事,在座眾人,大半都捂嘴笑著,年紀小的,直接哈哈大笑起來。

    秦云舒唇角微勾,一直瞧著高臺,故事環環相扣,每一次都出乎意料。

    真有意思,感覺不是齊京的戲班子,是從外地請來的。

    “湘城人,湘地班子。”

    忽然,清朗的男子聲傳來,謝運之沒有看她,這話仿似說給眾人聽,實則是對她說。

    秦云舒這才知道,原來是湘地。

    那里的人,方言就很有意思,百姓樂觀開朗,喜歡開玩笑,戲本子也詮釋了這點。

    “小叔叔,湘地距離這很遠,你一早就請了?”

    “嗯。”

    這時候,謝蘭笑了,“蔓兒,你有所不知,你小叔半年前就準備了。”

    半年前,確實很早,秦云舒不禁瞧了謝運之一眼。

    這人,看似冷情,對謝家人,也是冷淡的樣子。其實,也有不一樣的時候。

    湘城戲班子,共準備三個戲本,第二個戲本結束時,募的,響亮尖銳的煙火聲轟鳴而起。

    夜空瞬間如同白晝,只在一瞬,奪目的七彩煙火綻放。

    “天,竟是一個壽字!”

    “怎么做到的,我從未見過,不可思議!”

    秦云舒望著夜空,瞧著七彩壽字,確實別具一格。

    就連皇宮,也未如此,當真用心了。

    直到煙火退去,壽字也在空中,直到許久,煙火散開才慢慢消失。

    謝蘭的眉眼一直彎著,怔怔的望著夜空,心中的喜悅,無法描繪。

    最后,她收回視線,“好,真好!”

    千言萬語,匯成最簡單的好字。

    秦云舒仍瞧著夜空,直到身后丫鬟呈來糕點,她才扭頭。

    白玉盤中放著各色糕點,味道不一,卻有一個共同點,全是花糕。

    她很喜歡花糕,花香和糯米的香味混合,清香飽腹。

    “咦,太姑姑,你何時喜歡花糕了?”

    謝蔓兒有些驚異,她知道,菜品也是小叔叔親自定下,謝家好像沒人喜歡吃花糕。

    輕言一語,秦云舒坐得近,聽的很清楚,她扭頭瞧著蘭夫人。

    通過表情,她隱約猜到,蘭夫人不喜歡。

    既然不喜,為什么謝運之要準備,難道……?

    侯府嬌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侯府嬌寵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侯府嬌寵》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侯府嬌寵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侯府嬌寵》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三肖中特马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