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其他類型 > 神醫毒妃 > 章節正文

上一頁 | 神醫毒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第1272章 護你到出嫁

    溫活成了什么樣子?

    失了你,我獨活,終于把自己活成了你的樣子。

    凌安郡主府門口,林氏一直在等著女兒回家。

    管家和提早回來的聞香勸了幾次讓她先進屋歇著林氏都不干,只說一定要親眼看到燕語回來才能安心。

    就這么看著,一直看到一個白衫男子背著個小姑娘奔著她這頭來,林氏驚了,那不是七殿下么?

    身后背著的是……是燕語?

    聞香松了口氣,再勸林氏:“夫人放心吧,奴婢都說了有七殿下護著小姐,不會有事的。”

    林氏點點頭,再看由遠及近的那兩個人。

    燕語好像睡著了,頭枕在七皇子的肩上,兩人的臉頰隨著走動一下一下地磨蹭到一起,七皇子也沒有躲的意思,還時不時偏頭看看她睡得好不好。

    林氏心頭一動,小聲問聞香:“你說,七殿下是不是對燕語有意思啊?”

    聞香答:“自從五殿下離世之后,七殿下確是經常往咱們府上跑,也幫了三小姐好幾次忙。

    不瞞夫人,奴婢私下里也想過這個事兒,但是沒敢跟三小姐說,怕是奴婢想多了,如果七殿下沒那個意思,咱們家小姐該傷心了。”

    林氏嘆氣,“她要是知道傷心就好了,知道傷心就說明她的心又活了。

    為一個活人傷心,總比整日想著一個死人好得多。”

    話說完,七皇子已經走到她跟前了。

    背著的白燕語被他放下來,但卻沒直接交給林氏和聞香,只是沖著林氏微微躬身道:“今晚母后在昭仁宮擺了酒,郡主喝得有些多了,本王送她回來。

    煩請夫人好生照看,喂一碗醒酒湯再讓她睡吧!”

    林氏點點頭,將女兒接了過來,和聞香一起扶著。

    如今她已經能比較從容地面對這些個皇子了,也漸漸地適應了凌安郡主母親這個身份,不至于一見到大人物就局促不安。

    對于七皇子,她很有心多問幾句,比如說為什么燕語是你送回來,也比如說你為何總是幫著郡主府。

    可這話還沒等問呢,迷迷糊糊的白燕語突然睜開眼睛,伸手就往七皇子那抓去。

    聞香沒料到她突然會醒,一下沒扶住,白燕語整個人都往前栽。

    好在七皇子看見了,伸出手來將人接住。

    白燕語這一摔,正好摔進了他的懷里。

    “到家了,沒事了。”

    他先開口同她說話,還抬手為她撩了一綹碎發到腦后。

    白燕語還是迷糊,一雙手直往他脖子上劃拉,“讓我看看還流不流血。”

    他拿她沒辦法,面前還有幾個人呢,這小姑娘一雙手不老實,讓他有些尷尬。

    于是只好緊緊將她的小手給握住,輕語道:“不流血了,只是破了一層皮,沒有多嚴重,明日一早就看不出了。”

    “胡說!流了那么多血,怎么可能只是破了一層皮。

    你們怎么都這樣,明明受了傷卻還不說,什么都一個人咽下,抗著,從前他是這樣,如今你也是。”

    她從他懷里掙脫,蹲到地上,抱著膝蓋又哭了開。

    林氏急了:“這是怎么了?

    怎么突然就哭了?”

    聞香分析:“可能就是喝多了久,沒事的,在宮里的時候四小姐和靈犀公主也是又哭又笑的。

    紅忘少爺說她們就是因為酒喝多了,所以情緒才不受控制,鬧一陣明兒酒醒了就會好。”

    七皇子也蹲了下去,輕輕揉著她的發,“我知你想他,我也是。

    我欠他的,不知從何處還,所以謝謝你成全我,我會一直護著你,直到你出嫁,絕不會讓你再受委屈。”

    白燕語猛地抬頭,“護我到出嫁?

    呵,我能嫁給誰?

    你又想我嫁給誰?”

    他搖頭,“不知,但女孩子早晚是要出嫁的,你是凌安郡主,配得起最好的男子。”

    “最好的已經死了。”

    她目光森森,一把抹去眼淚,從地上站了起來。

    “最好的已經死了,所以我不可能出嫁,七殿下還是把方才的話收回去,否則就會成為一樁砸到手里的買賣。”

    她轉身入府,再沒多說一句。

    聞香追著白燕語去了,林氏有些不好意思,緊著給七皇子賠禮,請他不要見怪。

    七皇子搖搖頭,“她喝醉了,本王不怪。

    請夫人明日轉告,摔壞的發簪,本王會賠給她。”

    眼瞅著七皇子也走了,步行走的,林氏這才想起來白燕語回來的時候頭發很亂,原來是少了發簪。

    是喝多了酒把發簪都給摔壞了嗎?

    可是為什么又要讓七皇子來賠?

    她剛剛還以為七皇子看上了她的女兒,可是那位皇子又說只是護她女兒到出嫁,看來是想多了。

    人家說得已經很明白,他欠五皇子的,不知道從何處還,如今是都還到燕語頭上來了。

    說到底,這又是承了五皇子的情,她的女兒莫不是跟那個人真就牽扯不清了?

    林氏有些來氣,轉身也回了府,想往白燕語那院兒去看看,被管家給攔了。

    白順說:“瞧著夫人這會兒心氣兒不太順,就別往三小姐那處去了。

    她喝了不少酒,這會兒要是鬧起來可就不好收場。

    不如就讓三小姐好好睡一覺,明兒一早夫人再去同她說話。”

    從前白府里的老人,以及跟在白燕語身邊的聞香,都是在外或是當著外人的時候叫郡主,回到府里便習慣地稱她三小姐。

    林氏聽了白順的勸,想想也確實是這么回事,每每遇著跟五皇子有關的話題,白燕語的情緒都不太能受控制,自己沒必要在這個時候去招惹她。

    于是一跺腳,自顧回房睡覺去了。

    廚下做了醒酒湯,聞香端回來的時候白燕語已經睡著了,她無奈只好把湯擱到桌上,再取了溫濕的布巾幫她擦臉,換衣。

    都折騰了一番,見三小姐也沒醒,便知這是睡熟了,這才悄悄出了門,自己也回房睡了。

    睡覺的時候不留人,不用值夜,這是白燕語跟她二姐姐學來的習慣。

    一開始也是不適應的,畢竟夜里要是想喝口水都得自己起來倒,比不得有人侍候時那么方便。

    但后來就覺得這樣很不錯了,因為沒有人看著她,她想什么時辰睡就什么時辰睡,想什么時辰起就什么時辰起。

    夜里睡不著了起來坐一會兒,也沒有人在耳邊嘮叨。

    而她如今,夜里多半是睡不著的。

    即使喝了很多酒,也是只睡了一個多時辰就醒了來。

    頭很疼,白燕語想起紅忘勸君靈犀的話,說那種酒喝起來甜甜的,但卻是有后勁兒的,少喝些對身體有益,喝多了就會很難受,后面一兩天頭都會很疼。

    她這才半宿,果然頭痛欲裂。

    翻身下榻,鞋子穿了老半天都沒穿上,干脆放棄,就光著腳下了地,走到桌前喝了已經放涼的醒酒湯,窗外月色透了進來,月亮近圓,看來快到十五了。

    她走到院子里,腳有些涼,但她并不在意這些,尋了個廊下的位置坐下來,呆呆地看著眼前空空院落,腦子里回蕩著的一直都是七皇子臨走之前同她說的話。

    我會一直護著你,直到你出嫁。

    可是她能嫁給誰呢?

    為什么女子一定要嫁?

    就不可以一個人生活,直到死去嗎?

    她誰都不想嫁,她就想一個人清清靜靜的,想在郡主府就在郡主府,想去天賜鎮就去天賜鎮,想去給他上香就去給他上香,想到他墓前坐坐就到他墓前坐坐。

    她就想陪著他,直到這一生走完。

    可是這一生怎么這樣長,何時才能走完?

    白燕語以手掩面,低低哭泣。

    你為什么要死?

    又為什么要是我的親哥哥呢?

    我多想隨你去了,你卻偏偏把這一切都留給了我,讓我不得不替你守著,讓我舍不得放下你的宅子和你的生意。

    你活生生把我鎖在這世上,知不知道我有多痛苦?

    “哥,我該怎么辦……”鳳鄉城東,一座僻靜的小宅,冬天雪輕輕扣了宅門,很快就有一位五十多歲的仆人將門打開,一見了她就道了聲:“小姐來了。”

    冬天雪點點頭,什么都沒說,徑直走進了院子。

    小院兒蕭瑟,即使歌布也已經成功入春,可院里唯一一棵樹還是沒見發芽。

    “李伯,我師兄呢?

    今日怎么沒在院子里?”

    李伯答:“少爺說今日小姐會把最后一次藥送來,他收了藥就要帶著驚鴻夫人走了,所以在屋里換衣。”

    冬天雪沒說什么,大步走到房門前,開口喊了聲:“師兄,我能進來嗎?”

    “進吧!”

    里面有淡淡的聲音傳來,聲音雖淡,卻帶著濃烈的哀傷。

    她最受不了這種哀傷,因為這種哀傷能讓所有人都跟著一起難過起來。

    房門推開,君慕息早已經換好衣裳,依然是青衫。

    冬天雪想,真不知這位師兄究竟有多少青衫,似乎都不重樣,又似乎都一模一樣。

    她進了屋,走到他跟前,他正在用一塊蘸的帕子一下一下地幫白驚鴻擦臉。

    人已經死了許多天了,卻還栩栩如生,除了面色蒼白以外,連身子都是軟的。

    “這是最后一次藥,藥丸入口,能保尸身一年不腐爛。”

    她這樣說著,藥瓶也在手里握著,卻不愿遞給他。

    “師兄,你真的要走?”

    神醫毒妃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神醫毒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神醫毒妃》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神醫毒妃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神醫毒妃》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三肖中特马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