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其他類型 > 左蘇 > 章節正文

上一頁 | 左蘇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第二百二十一章 照顧他一輩子

    噗,淺汐吐了一口濁氣,此刻她怎么還能因為簡陌的美色而沉淪……罪過,罪過!

    “你能不能別嚇人啊!一會吐血!一會腦子發抽的!我還以為你腦子壞了呢!我又不是什么靈丹妙藥,抱一下就能好!那這個世界還要醫院干什么!”

    她噼里啪啦的說了一通,卻沒聽見簡陌小聲的應和,他的腦子可能是壞了吧,她確實不是什么靈丹妙藥,可卻比靈丹妙藥更管用。

    最后在淺汐的堅持下,還是請來了醫生給簡陌做了一次全身檢查。

    只不過在淺汐出去找醫生的時候,某人便通過了手機向顧華瑞交代了一些事情。

    顧華瑞帶著醫生又火急火燎的趕回來了,簡陌的身體可是大事!他這就來回奔波在辦公室和簡陌的套房之間了!

    簡陌就近原則,也沒回自己的臥房,干脆就在淺汐的床上躺下了,還裝作一副乖巧的樣子,十分配合醫生的檢查。

    白大褂煞有介事的模樣,讓淺汐很緊張,他半天不語,眉頭緊鎖,對著簡陌做了一些所謂的專業動作。

    淺汐的一顆小心臟,砰砰砰的一直跳,他不會留下了什么后遺癥吧?

    “張醫生,簡陌他怎么樣了?”

    她小心翼翼的張口問道,生怕聽到什么不好的結論。白大褂只是收了檢查的器材,也不說話,像是在思索什么重要的問題,可是要急壞白淺汐了。

    “張醫生?你倒是說話啊!”女孩急不可耐,這醫生性子怎么如此溫吞。

    “**,您別急,簡少爺的身體,基本沒什么大礙了,只是因為救援時間有些晚了,體內還殘有余毒。”

    “啊?有余毒還叫沒大礙啊?那怎么辦?趕緊把毒清了啊!”

    淺汐沒等醫生說完,就插話了,簡陌看著她那張凝固住的小臉,心里暗暗發笑,要不是為了裝虛弱,他還真想伸手捏捏她的小臉。

    “這余毒得要日后的休養,慢慢調理回來,目前簡少爺的身體很虛弱,切記不要讓他受風,受寒,費力氣的事情不要做,情緒上也不要有太大的波動,不要動怒,不要動氣,飲食要清淡,還是以滋補為主。”

    這張醫生自己都快說不下去了,其實簡陌再吐兩口血,也就差不多了,奈何這少爺吩咐的讓他把診斷說的夸張些。

    再看看眼前的**,很認真的記下了他說的話,完全沒有一點懷疑……他又看了一眼簡陌,似乎在問他是不是還有哪里遺漏的了,結果床上那位,就只顧著看白淺汐了!

    “張醫生,還有什么要注意的嗎?你說詳細一些,我都記下來!”

    不知道淺汐手上什么時候多出了一個便簽本和圓珠筆。將他說的,一條一條的記下了來,張醫生無奈,自己都忘了自己剛剛說了些什么,她居然全然記下了!

    醫生尷尬的笑了兩聲,“也沒什么了,就是簡少爺想做什么,就順著他就好,別讓他生氣,您也知道他體內有余毒,這要氣血攻心就不好了。”

    這兩人一個愿打一個愿挨的,他干脆就一本正經的說瞎話了,反正他說什么,這位**都當真了,再看簡少爺,對自己的表演很是滿意。

    明明破綻百出,而淺汐卻毫無察覺,等到醫生他們離開時,她迅速將房間里所有的窗戶都關上了。

    “怎么樣?有沒有感覺到冷?”她又在男人的床邊坐下,將他的被沿掖的緊緊的。

    簡陌簡直欲哭無淚,她也太夸張了吧……這里二三十度的氣溫,她把空調關了,窗子關了,身上還有一床厚重的大棉被,照她這架勢,恨不得在給他壓上個十床八床的被子……

    “我們換個位置試試?”

    男人挑眉,朝著淺汐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被窩!她這是要烤紅薯嘛!

    “你還有心思開玩笑!醫生說了,你不能著涼!要注意保暖!餓不餓?剛那碗粥不能吃了,我讓廚房重新給你做?”

    他是又好氣又好笑的,相處那么久,她是第一次這么緊張自己,雖然確實有些遭罪,可看著她,心中留有一股暖流在蕩漾。

    “還是吃點吧!我給前臺打電話!”

    不等簡陌答復,淺汐就自己做了決定,她拿起床頭的座機,撥通了。

    這雖是酒店,可客人只有簡陌和白淺汐兩個人,這前臺接到電話,立馬按要求去做了,顧華瑞那可是千叮嚀萬囑咐的,一定要把這兩位給伺候好。

    “你要不要坐下來休息會,跑來跑去的,跟陀螺一樣,看著我頭都暈了。”

    淺汐剛想懟回去,奈何他的后半句,他頭暈!

    “頭痛嗎?發燒了嗎?要不要止疼藥?”

    ……

    她是在自己身邊坐下了,可一會摸額頭,一會送杯水的。

    “小汐!”

    簡陌大聲的喊了她的名字,掀開了那厚重的被子,他這個桑拿,怕是要蒸熟了。自己實在是裝不下去了,這哪里是在被照顧,這明明就在被折磨!

    女孩楞了一下,他……他怎么了?生氣了?

    簡陌只是想她正常點,并沒有兇她的意思,只是看她呆若木雞的樣子,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

    “你……你是要上廁所?”

    她說的有些吞吐,掀被子不就是要下床嘛!他有什么事兒,非得下床,那不就是她代勞不了的事么……

    只是上廁所……她一個女孩子不方便吧,要不要喊顧經理來?還是給他弄個尿壺?

    此刻簡陌并不知道淺汐的腦袋瓜子里在想些什么,如果他知道了,怕是要敲爆她的腦袋了!

    這醫囑確實夸張了點,可就算夸張,他也只是虛弱,而不是癱瘓!怎么在她眼里,自己都變成植物人了?

    “我沒要上廁所,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緊張,我沒有殘廢,我還是個健全的人!”簡陌將健全兩個字,咬的極為的重。

    淺汐訕訕的笑了,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是有點夸張了,自己是緊張過頭了……

    “好嘛!還不是因為我心懷愧疚,怕你康復的不好,萬一留下個什么后遺癥的,那我豈不是罪大惡極了!”

    她吐了吐舌頭,雖說的輕松,可這話語卻是心中所想,她對簡陌,抱有一種復雜的心情,他為了自己連命都差點沒了,這份情,她要如何償還?

    男人聽她這么一說微微一笑,端起床頭的水杯,突然一個想法,在腦海里一閃而過,他想知道答案。

    于是簡陌放下了水杯,裝作不經意的樣子,“如果真有后遺癥,你會照顧我一輩子嗎?”

    大腦一懵,淺汐剛剛說的只是最壞的打算,只是想讓他好好休養,能早日康復。

    可如果真的變成那樣,自己會怎么做?照顧他的下半生?照顧他,是無可厚非的,畢竟他是為了救自己。

    可為什么總覺得心中有一絲異樣,那心底的牽絆,還是那個冷若冰霜的男人吧?太久沒有提及,她是不是已經放下了蘇梓安,還是只是在自我麻痹?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左蘇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左蘇》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左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左蘇》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三肖中特马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