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恐怖靈異 > 諸天最牛師叔祖 > 章節正文

上一頁 | 諸天最牛師叔祖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第四百五十七章 魔帝血衣

    天空漸漸陰沉了下來,酒樓中的人反而越來越多了起來。

    自從見到那綠衣少女的秦羽,便是有些沉默了下來。對面坐著的血羅,則是依舊悠然隨意的喝著酒。

    綠衣少女和她的侍女思思正在說話間,突然一道低沉聲音響起:“姑娘,可否當我的道侶?”

    那聲音在酒樓中響起時,很多人聽了都是感覺渾身發麻,同時酒樓內都多了一絲血腥氣一般。

    血羅可秦羽轉頭看去,只見一臉色蒼白的少年出現在了酒樓中,這少年一頭血紅色長發,用金色絲帶束縛了起來,腰間還掛著一把刀,隱隱泛紅般的眼眸盯著綠衣少女。

    “有意思!”那少年郭奴也著實是有些奇葩,竟然硬要人做他的道侶,看得血羅嘴角輕翹,面露玩味之色的意味深長看向了對面的秦羽。

    在一旁皺眉默默看著的秦羽,眼看著那郭奴最后竟然直接動手,終于是忍不住出手了。

    轟..們雷聲中,狂風席卷,陰沉了許久的天空,眼看著一場大雨即將降臨,一拳逼退了郭奴的秦羽,也是告知了綠衣少女林霖柳寒舒的死訊,以及自己和柳寒舒的師徒關系。自己弟子喜歡的人,他又如何能容別人輕易欺辱呢?

    但郭奴卻是不肯罷手,二人一番交手,最終秦羽被逼下了狠手,將郭奴殺死。

    “小子,你怕是惹了麻煩了,”待得秦羽回來后,血羅看著他不禁微微搖頭道:“隱帝星上強者如云,剛才那小子應該來歷不小。修煉血魔魔道的人,可不太好對付。”

    血羅話音剛落,一道身影已是出現在了酒樓上,化作一血色長發中年,目光如電的盯著林霖:“誰殺死的郭奴?說!不說?死吧!”

    明顯很是兇殘暴虐的中年說著便要動手,秦羽見狀不得不再次站起身來淡淡開口道:“是我殺的!”

    “是你殺了我的徒兒?”豁然轉身目光凌厲如電看向秦羽的中年男子魔帝血衣,渾身如實質般的血腥氣息向著秦羽壓迫而去。但面對這可怕的氣息,秦羽卻是恍若未覺般。

    魔帝血衣并未直接動手,而是轉而看向了林霖。他自然猜得到,這酒樓中其弟子郭奴能看上的女人,應該只有林霖了。既然郭奴死了,他自然也要殺了林霖來給自己徒弟陪葬的。

    鏗..金鐵交擊聲響起,秦羽自然不會眼看著血衣傷害林霖,所以他直接出手以中品神器破天劍擋住了血衣的攻擊,同時身上浮現出了神器戰衣黑凝雪。

    血衣的實力太強,仗著身上的神器戰衣,秦羽也只能勉強自保罷了,無奈之下只得將林霖和思思收入了自己隨身的仙府中。

    即使如此,在絕對的實力差距下,血衣憑借速度便是輕易蹂躪秦羽了,面對血衣的秦羽也只能被動挨打。

    “哎,真慘啊!實力還是弱了些啊!”血羅見狀微微搖頭說著,卻是依舊慢悠悠喝酒,沒有絲毫要出手相助的意思。

    就在此時,君落羽出現了,他和血衣可謂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啊!因為君落羽喜歡的女人正是死在了血衣的手中。可君落羽如今還不是血衣的對手,若非秦羽借助劍仙傀儡相助全力相護,只怕血衣已是將其殺了。

    “看來今天這事對于君落羽的打擊不小啊!不過,妖孽天才,總也要經歷些挫折磨礪,才能成長的得更快,”見那君落羽被救后默默看著秦羽和血衣糾纏的樣子,血羅不禁暗道。

    同時,姜妍也是來到了君落羽身旁。而一番交手奈何不得秦羽的血衣,則是忍不住對秦羽冷笑不屑起來,不過他實在是不該提起姜妍。竟然瞧不起依仗神器的姜妍,血衣的話頓時惹怒了姜妍。

    待得姜妍依仗神器‘轉空’和‘幻影天羅’圍住血衣一番攻擊之后,奈何不得姜妍的血衣不禁感到一陣頭疼。

    緊接著,突然偷襲欲要殺死君落羽,卻依舊被秦羽擋了下來的血衣,只能冷笑嘲諷了秦羽他們一番,然后化作一道光芒準備離開。

    而就在此時,剛要離開的血衣,卻是被終于現身的龍族皇子敖無名一招打得砸落在了地上。

    敖無名都現身了,血魔帝自然也是坐不住了,一個瞬移便出現在了兒子血衣的身旁。有血魔帝雪天涯在,敖無名自然是奈何不了血衣的。不過,雪天涯終究是沒有料到林霖竟然是隱帝林隱的孫女兒。伴隨著林隱和黑白仙帝隨后出現,雪天涯知道事情麻煩了。

    對于林隱,雪天涯著實是忌憚不已。其實不光是林隱,就連黑白仙帝,此次相見也讓他有些看不透。且不說林隱,哪怕是對上黑白仙帝,雪天涯也沒有多少的把握了。

    沒辦法,實力不如人,便也只能選擇低頭。而林隱顯然也是要借機立威,竟提出要血衣受他一掌。這個要求,讓血魔帝都忍不住臉色一變,如果林隱有殺心,一掌足以殺死血衣了。

    但忌憚于林隱和黑白仙帝的實力,加上林隱也說了不會殺死血衣,最終血魔帝還是選擇了忍下這一口氣。可他沒想到,此次林隱可不是簡單的要打血衣一掌出氣,而是在出手時下了暗手,使得血衣以后要時刻用元嬰一半的能量壓制林隱下的禁制,否則就會元嬰能量混亂自爆掉。

    林隱親手下的禁制,哪怕是血魔帝也無法解除,唯有靠血衣自己修煉到九級魔帝后,方能自行破解,這自然是讓血魔帝心中有些惱怒。

    而后,林隱又要求血衣向秦羽道歉,看了半天戲的血羅,聽到這兒不禁輕搖頭起身走過去道:“林兄,氣也出了,便不必如此了。別人沒有誠意的道歉,聽了又有什么意思啊?”

    “嗯?”眉頭一掀看向血羅的血魔帝,發現自己竟然看不透血羅,不禁心中暗驚的向林隱問道:“林兄,這位是..”

    不待林隱開口,變回了容貌的血羅便是在綠衣少女林霖的瞪視下淡笑道:“我是誰?血魔帝,你的徒孫想要我的好徒兒做他的道侶,你兒子更是要殺我徒兒。他們算是什么東西,好霸道啊!”

    一聽血羅這話,臉色一變的血魔帝,不禁有些驚訝意外的看了眼林霖:“她是你的徒弟?”

    “如假包換!怎么,你覺得我會那這種事開玩笑嗎?”淡然說著的血羅,見林霖噘嘴略有些不滿看向自己的樣子,不禁神色略微尷尬道:“看來,今兒個若是不出手一次,我這好徒兒怕是要怪我了啊!”

    說著,見血魔帝瞬間緊張了起來的樣子,血羅不禁笑道:“放心,既然林兄出手了,我自然不會再以大欺小的為難你的兒子。不過,俗話說養不教父之過,將兒子教成這樣,你便為他的所作所為付出點兒代價吧!”

    諸天最牛師叔祖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諸天最牛師叔祖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諸天最牛師叔祖》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諸天最牛師叔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諸天最牛師叔祖》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三肖中特马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