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歷史軍事 > 明末黑太子 > 章節正文

上一頁 | 明末黑太子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第447章:驚人戰果

    勃爾格知道這份戰報數據有一部分水分,而且“含水量”還不低,可那又如何?自己根本不可能在這個時候與揚森上校的手下們翻臉。

    堅守熱蘭遮城堡里的都是雇傭兵,受雇于東印度公司,其忠誠度遠遠比不了本土的正規軍,更別說這支部隊里的一部分人還不是荷蘭人。

    他們效忠于東印度公司的原因是可以得到錢,要是連這個前提都不存在了,荷屬大員地區也就不用守衛了,因為連最基本的作戰部隊都湊不出來。

    就算自己被要挾,那也得先答應下來,還得如數發放賞金,向巴達維亞派來的援軍匯報情況也是將近三個月之后的事情,先用錢來應付過這段苦日子再說。

    好在雇傭兵只要給了足夠的錢,一切都好說,他們要是連錢都不認,就是一門心思的想要搞垮你,那才真叫棘手的事情。

    勃爾格明白,自己不但現在要遵守與雇傭兵們的約定,以后也要這么做,因為巴達維亞派來的援軍也全都是雇傭兵!

    整個東印度公司在東印度群島以及大員地區的統治,都是建立在雇傭兵這個軍事力量的基礎上的。

    沒有近萬雇傭兵的幫助,荷屬東印度公司僅僅是一家大型航運公司,僅此而已,并不比其他國家的同行強多少。

    勃爾格膽敢違背之前與雇傭兵軍官達成的約定,哪怕只是口頭上的承諾,事后也不能違約。一旦失去了雇傭兵的信任,等到敵軍兵臨城下,就別指望雇傭兵能夠堅守熱蘭遮城堡了。

    雇傭兵就是整個東印度公司軍事力量的核心,雇傭兵軍官就是部隊的骨干,即便是揚森上校,也不敢輕易與下面實際掌握兵權的上尉連長發生嚴重矛盾。

    揚森上校甚至沒有解除諸多連長們兵權的權力,他所下達的命令也只能用變相的提醒以及大把賞金的辦法來得以實施。

    雇傭關系就是如此簡單明了,如果不想采用,要將雇傭兵變成自己的直屬,覺得這樣更容易指揮,讓下屬們對自己惟命是從。

    其實也容易,簡單得很,只需解決一個問題就行,那就是你有足夠多的錢么?

    如果沒有,請閉嘴,否則就是浪費大家的寶貴時間!

    熱蘭遮城堡里的金庫有足夠多的錢,但那都是屬于東印度公司的資金,勃爾格有權使用,無權侵吞,或許占有一小部分還可以。

    但明目張膽的將大筆資金據為己有,他可是不敢想也不敢做的,等到回巴達維亞述職,個人財產都會從船上被卸下,一旦這么做,到時候就要露出破綻了。

    要么一輩子都呆在大員不回去,要么就要把個人財產都直接運往本土的老家,只有這兩個可行辦法。

    可這不是眼下該思考的問題,只要安撫好下面的雇傭兵,熱蘭遮城堡就可以繼續堅守下去,鄭一官的海盜大軍如果真遭到了重創,那就再好不過了……

    “爾等都在作甚?是役是如何打的?”

    在天亮之后,作為鄭軍陸師的主帥,鄭芝鰲也得到了戰況匯總,在山頂及周邊地區,總供發現了一千一百二十五具鄭軍官兵的遺體,另有七百四十六人身負重傷。

    而紅夷兵的尸體僅有一百五十九具,俘虜有四十六人。最重要的是,鄭芝鰲從俘虜口中得知,此次守軍總供才出動了五百人,氣得他差點發生了眩暈。

    鄭軍參戰各部,鄭舉有兩千人,鄭紹有一千人,后來支援的鄭家騏與鄭拔選各派了一千人,總計五千人,投入作戰的兵力整整是紅夷的十倍。

    然而對方的戰損比卻是自己的七倍,四部人馬幾乎都被五百紅夷給打殘了。除此之外,鄭舉受重傷,業已昏迷不醒。鄭紹受輕傷,但情緒低落。

    可以說,鄭軍用五千人來圍攻五百紅夷,卻吃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大敗仗,讓鄭芝鰲心里愈發的憋悶與窩火。

    之前紅夷兵都龜縮在城堡里,己方拿他們沒啥辦法。

    之后明知道紅夷可能采取夜襲,結果卻防不勝防。

    要不是鄭軍兵力雄厚,幾乎被紅夷直接打穿了防線,直接殺進炮兵陣地上去了。

    被京城來的虎大威看笑話不說,鄭芝鰲還要去跟鎮海伯鄭芝龍匯報戰況,這種戰果,讓他如何啟齒?

    天氣如此炎熱,重傷就等同于戰歿,加上輕傷需要休養的,一萬大軍被直接減員三成,余下的人馬也對紅夷兵的兇悍戰力產生了敬畏之心。

    若是對方再來一次夜襲的話,只怕這七千人也要被打殘一半了,必須再從本土搬兵了,否則根本就連山脊都守不住了。

    不過也有好消息,那就是從俘虜口中得知,城堡里的守軍僅有七百人,另有三百人在東岸,勃爾格又組織了一千人的珉兵用來守衛熱蘭遮城堡。

    鄭芝鰲并不認為那些武裝起來的農夫對于紅夷有多大幫助,頂多相當于大明帝國北方的流寇而已。

    只要繼續保持對熱蘭遮城堡的圍困與炮擊,那么黔驢技窮的勃爾格就不會再有任何辦法了,他的援軍還在七千里之外呢。

    而且鄭芝鰲也了解到有船從大員啟航去往巴達維亞通風報信,來回需要三個月左右的時間,這就意味著己方的攻堅時間最多也就三個月而已。

    看似時間充裕,但刨去風暴來臨的時間,最多只有七十余天而已,而且已經耗費掉了數天時間,眼下滿打滿算,不過六十天,也就是兩個月。

    有了虎大威的炮兵團前來助戰,鄭芝鰲有信心在兩個月時間里攻克熱蘭遮城堡,不過下面士卒的傷亡仍舊讓他頭痛不已。

    更別說自家的兄弟鄭舉已經被了銃彈所傷,仍舊在大員島南部的營帳里進行搶救,若是回天無力的話,那鄭氏又要折損一個男丁了。

    “從今往后,只許進,不準退!兵退則斬兵,將退則斬將!誰若覺得本將言辭苛刻,即可提出,本將立刻將誰調往金門駐扎。”

    鄭芝鰲將被紅夷偷襲山頂的營盤視為奇恥大辱,若是兩軍兵力相當,或者相差不多也可以接受。

    五千士卒被五百紅夷重創,即使士卒與紅夷兵的戰力相差懸殊,也能用數量來彌補,故而這只能用將領無能來解釋了。

    被鄭芝鰲訓斥一頓的鄭紹、鄭家騏、鄭拔選以及諸多帶兵之將也不敢有絲毫的不滿,未有一人提出去往金門,不然定要前程不保。

    也不怪鄭芝鰲大動肝火,此番夜戰確實是鄭軍打得不利,輕敵不說,各部士卒還有懈怠跡象,導致被紅夷兵殺得丟盔卸甲,就差全線崩潰了。

    山下的城堡里僅有一千紅夷兵,然而兩軍交戰卻打成了這番模樣,委實無法向鎮海伯交代,見了面說甚子呢?想被朝廷擢升為總兵官就是癡心妄想了。

    “大哥!情況如何?”

    鄭芝鰲在安排好前線各部之后,便策馬來到位于大員島南部的后方大營,看望正在被救治的鄭舉,向鄭芝龍詢問救治的結果。

    “已然用過麻藥與太子爺所賜的仙藥,不過還要觀察些許時間才能下定論!”

    為了救治自家兄弟,鄭芝龍只能把僅有的一點仙藥,也就是太子爺賜給他的磺**拿了出來,畢竟不能為了留住仙藥,而眼睜睜地看著鄭舉撒手人寰。

    “……這仙藥可靈否?”

    鄭芝鰲是沒見過仙藥救人的場面,故而才問及此事,說不定可以大范圍救治傷者。

    “我在京城的醫院里見過醫師用此藥救治重傷之人,應當有非同凡響之效果!”

    鄭芝龍是親眼見過仙藥的藥效的,起碼比普通的草藥起效時間要短得多,這在救治重傷員時就尤為重要了。

    “大哥,這仙藥數量如何?能救治多少人?”

    若是在鄭舉身上可以起到奇效,那么鄭芝鰲覺得在其他人身上也可以,那這仙藥就能夠用來救死扶傷了。

    “僅有此包,也就兩三個人之用量而已。此藥有價無市,一兩仙藥用十兩黃金都買不來。太子爺說了,仙藥制造工藝復雜繁瑣,且必須在低溫下進行,如今正值盛夏,只怕仙藥早已停產了!”

    說到仙藥,鄭芝龍倒是很高興,只是得到的劑量實在是太少,用來拯救自家兄弟,都得掂量著辦。

    “……這可如何是好啊?”

    聽到兄長手里僅有這么一小包,鄭芝鰲頓時憂慮起來,等到仙藥用完,若是自家兄弟再次受傷,豈不是要重傷不治而亡?

    當年攻打劉香時,若是由此仙藥救治,鄭氏男丁也不至于戰歿如此之多了,真是可惜了。不過這仙藥數量太少,又被鄭舉用去了一半,其他人就要無福消受了。

    “若是再有傷員,就只得用船送往京城,懇求太子爺來救治了,為兄也毫無辦法可言了。”

    鄭芝龍不是這方面的專家,手下倒是養著一批醫師,可對于箭矢與銃彈造成的重傷,他們都沒什么太好的辦法,使用草藥挽回性命就要看受傷的部位和傷者本人的體質。

    磺**是毒藥,但少量用的話,也能起到抗菌的效果,起碼在救治重傷員時,比很多同等效用的草藥要好得多。

    對于鄭舉這種傷情,只要不是流血過多,就能穩住病情,使其不再惡化,然后慢慢調養,有個一年半載,多半就能痊愈了。

    傷疤是肯定要留下的,而且痊愈之后,手臂也不會像以前那般靈活自如了,可只要保住了性命,那就是天大的喜事了。

    這年頭被銃彈打傷,還能痊愈之人,都屬于福大、命大、造化大一類的家伙,鄭舉能夠活下來,痊愈之后肯定要大宴三天的。

    至于鄭紹,傷情倒是只得憐憫,不過也就是割傷而已,也沒傷到骨頭,清理傷口之后包些草藥,注意休息,過些時日,待傷口愈合就行了。

    鄭芝鰲讓鄭良延接替了鄭紹的差事,又調整了兵力部署,讓鄭家騏、鄭拔選及鄭良延各率一千士卒繼續占據山頂。

    鄭良延為前鋒,抵擋紅夷可能繼續發動的偷襲,其余二人率部繼續保護虎大威所部,有了交鋒經驗之后,相信不會再吃如此大的虧了。

    “大哥,愚弟還能戰!”

    鄭芝龍同意了鄭芝鰲的安排,不過鄭紹也還惦記著復仇之事,一來要為鄭舉報仇,二來也要弄死那些讓自己感到難堪的紅夷兵。

    戰后清點,光鄭紹的親兵就戰歿了十二人之多,另有十五人重傷,這讓他心痛不已,只要有機會,就一定要予以報復。

    “……好生休養,莫要再提請戰之事!你也清楚,紅夷已然派船前往巴達維亞求救,三月之內,紅夷援軍必到,屆時自有戰事可打!”

    鄭芝龍沉著臉否決了族弟的請求,鄭氏男丁不少,此番又搶占了山頂,業已占據絕對優勢,還沒到讓鄭紹帶傷上陣的地步。

    對于紅夷逆風航行的能力,包括鄭芝龍在內的鄭氏高層都很驚詫,他們原本不相信太子爺所言,這下有了俘虜的口供,就不得不信了。

    說是三個月,只怕用不了三個月,紅夷兵就會乘船殺來,故而必須抓緊時間攻打熱蘭遮城堡,爭取早日拿下此等戰略要地。

    這還得錯開每月一次的風暴才行,鄭軍大營都是沿山脊而設,不可能抵擋得住風暴的侵襲,在下場風暴來臨之前,必須要提前撤往澎湖。

    鄭芝龍還打算在二十日之內攻克熱蘭遮城堡,但通過紅夷在子夜發動的偷襲看來,城堡里紅夷的實力仍舊不容小覷,必須從長計議才行。

    幸虧鄭家騏與鄭拔選率部擋住了紅夷對虎大威所部的偷襲,不然在重兵保護之下,炮兵團還被紅夷所傷,鄭芝龍連給朝廷和太子爺的奏報都不知道該怎么寫了。

    在東岸率部作戰的鄭鳴郢所傳來的戰況也不是很樂觀,登陸之后,與紅夷交鋒兩次,折戟兩次,只得請求增派一千馬卒。

    為了盡快剿滅東岸的紅夷,好集中兵力來圍攻熱蘭遮城堡,鄭芝龍自然是同意的,將一部分紅夷殲滅在東岸,使其無法返回大員島,也符合他的期望。

    只是一夜之間便折損了三四千士卒,讓鄭芝龍頗為不悅。

    這要是遭遇三四千紅夷援軍,自己率五萬人馬都不見得能夠戰而勝之。

    故而必須阻敵于海上,一旦讓紅夷援軍登陸大員,只怕大好局面都要葬送掉了。

    是役過后,認識到雙方士卒戰力存在很大差距的鄭芝龍,也做好了所部傷亡一萬人的準備。

    無非是多準備一些撫恤銀兩,這點錢對他來說還不足為慮,完全在承受范圍之內。

    他最關心的就是時間,下場風暴會趕在紅夷援軍之前抵達,估計在二十日左右。

    如果不能一鼓作氣,乘勢攻克熱蘭遮城堡,那等風暴過后,便只得從頭再來了……

    明末黑太子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明末黑太子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明末黑太子》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明末黑太子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明末黑太子》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三肖中特马2019